“林小姐,由于你未婚夫的原因,我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三年!这三年我跟一个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!”

一想到这件事情,傅衍深的心里面就深深的愤恨起来。

“可是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?他的腿伤的很严重,他自己一个人在国外治伤、康复,你知道他受了多大的苦吗……”

“那是他咎由自取!”

傅衍深的一声怒吼把林温暖镇住了,她没想到他的态度竟然是这么的坚决,本来她想用沈墨吃的苦来减轻傅衍深心中的恨意,可是现在看起来效果并不大。

“可是你得到了顾倾城不是吗,顾倾城可是在那个时候抛弃了沈墨啊!”林温暖使出了杀手锏,她以为抬出顾倾城来,傅衍深总该重新考虑一下了。

傅衍深听见顾倾城的名字更加的窝火,他一下子就想起了顾倾城替沈墨定罪,并且一直把这个秘密保守的现在的事情,他J乎大声的喊了出来,但是好在他还保持了一丝理智,他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狡猾危险的林温暖。

于是他B近了林温暖J步,在她的耳边低语了三个字:“谁在乎!”

林温暖J乎被惊呆了,可是随即她的心情却突然大好起来。顾倾城,原来你在傅家的地位是竟然是这个样子的,看看你嫁进傅家三年,竟然得不到一个人的怜悯,还真是可怜呢。

“麻烦林小姐转告你的未婚夫,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,他也不例外。”

“你……”s3();

没等林温暖多说,傅衍深就直接离开了,把林温暖一个人扔在原地生闷气。

看着傅衍深离开的背影,林温暖简直是要气炸了。这个人可真是太嚣张了,不就是傅家的大少爷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对沈墨不利,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

如果这个傅衍深一直这么不识抬举,那么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!

林温暖本来约了张律师今天谈事情,可是现在她也没有心思了,她跟在傅衍深的身后,想要再跟傅衍深好好的谈一下。

傅衍深此时还并不知道林温暖的心思,他走出律师事务所的大门,却一眼看到了刚刚追过来顾倾城。

“衍深,你怎么来这里了。”

“你的傅少当然是来找张律师,要找沈墨的麻烦啊,谁让沈墨三年前开罪了你的傅少呢!”

还没等傅衍深说话,林温暖刚好来到门口,看见这个场景,她突然觉得有好戏可看了,于是开始煽风点火。

“衍深,你别这个样子,NN说过你是明事理的人。她这么相信你,你怎么……”

“像死人一样躺了三年,我还需要明什么事理。”傅衍深根本听不进去顾倾城的话,他现在只想为自己讨个说法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你是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