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,是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,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傅衍深你就是个混蛋,你昏迷了三年,我整整照顾了你三年,在这三年里面如果我想走的话没有人能拦得住我,如果我真的想要回到沈墨的身边,还用等到现在吗!”

顾倾城的一番话说的傅衍深突然哑口无言。

“况且那天我虽然溜出去了,但是我也没有见到沈墨。”顾倾城终于冲着傅衍深发泄了一通,她也靠着墙边坐下,就坐在傅衍深的身边。

“没见到他?怎么可能。”傅衍深用一种十分怀疑的眼光看着顾倾城。

“信不信由你。傅衍深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有多绝情,你一下子把我推到柜子上,把我的额头都撞破了。可是我不觉得额头的伤口疼,因为我疼的是心。”

听着顾倾城的话,傅衍深一下子想起了那一幕。他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像一头野兽一样,把靠近的人伤的T无完肤。

“还有,当着两个陪酒nv人的面,你是怎么说出她们比我G净这样的话的,你真的这么认为吗?”

顾倾城有一种探究的、愤恨的眼光看着傅衍深,傅衍深的这句话一直在深深的刺痛着她,每次她想起傅衍深说起这句话的时候那种嫌弃的目光,她差点连自己都这么认为了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傅衍深的心里面一下子chou疼起来,他看着顾倾城的眼睛说出了这三个字,声音小的可怜。s3();

“对不起?对不起就完了吗?你这个混蛋!”

顾倾城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朝着傅衍深挥过去,他们两个人离得这么近,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尽收眼底,她以为傅衍深一定会躲开。

可是傅衍深并没有动。

“啪!”

巴掌不偏不倚的落在傅衍深的脸上,顾倾城有些发懵了,她其实并没有真的想要打傅衍深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不躲啊?”

“为什么要躲?”

“你是不是真的傻了你,疼不疼……”

顾倾城有些于心不忍,她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傅衍深的脸,傅衍深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你又要G什么?”顾倾城想要挣脱开,她现在还并不想就这么原谅他。

“对不起,对你动手不是我的本意,我不应该这么做,我变成一头野兽,我不知道你会撞到。说那些话也不是我的本意,只是我借酒撒泼而已。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,我嫉妒你跟沈墨的那些过往,我嫉妒你那么关心他护着他。”

傅衍深的目光有些炽热,顾倾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敢跟他对视。

“别……先别说……这些了,赶紧联系傅琳琳,你就告诉她我们已经把话说开了,让她赶紧把我们放出去。”

傅衍深这才反应过来,他放开了顾倾城的手,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一看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“这里没有信号啊,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其他的方向走过去,“这个位置也不大行。”

&nbs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