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安有些好奇起来,他们傅家跟沈氏集团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,J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瓜葛,而顾倾城和沈墨之间的纠葛,除了当时人之外,其实他们并不清楚。

“沈总怎么有时间来了?衍深,怎么不请沈总到客厅去坐坐。”傅安对于傅衍深的这种待客方式有些不满,怎么说人家沈墨也算是t市商界的一个人物,抬头不见低头见,说不上什么时候大家就会有利益上的往来。

“爸说的对,我也这个意思,这里不大方便,不如我们大家到客厅去聊聊。爸妈,既然沈总难得来一趟,我们大家还是一起去吧。”

“当然!”

大家说着就一起去客厅,顾倾城的脸Se有些苍白,她大概能够预感到傅衍深要做什么,她在后面一下子拉住傅衍深的手臂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“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大可以跟着来。”

傅衍深的脸SeY沉,语气冰冷,顾倾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包裹,动弹不得。

“衍深,算我求你,我请求你不要这么做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,也不知道他刚才给你带来了怎样的麻烦,但是我求你让他走吧,如果你把事情捅出来的话,他会T无完肤的!”

“这关我什么事!我就是要让他T无完肤!”

傅衍深心里的嫉妒已经达到了极点,像顾倾城这样的X格,竟然肯为了沈墨低声下气的求他,这是让他不能忍受的。

大家在客厅里面坐好,傅家的佣人们都觉得有些茫然,这是什么情况,刚才还是一副冤家对头的样子,现在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了座上宾。s3();

佣人赶紧端来了饮料和水果,摆在了客厅的茶J上,有J个胆大的佣人已经不约而同的站在这里等着,表面上看是怕主人家需要人手伺候,但是实际上却是为了满足自己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。

“爸妈,这次可能不用我介绍你们也认识,这位就是沈氏集团的沈总,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,恐怕你们都不知道。”

“哦是吗?什么身份?”傅安和徐晴都是一脸的好奇。

“衍深,求求你不要。”顾倾城再次小声的在傅衍深的耳边恳求着,她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和挣扎。

沈墨站起身来想要走。

“怎么沈总,你这么快就害怕了!刚才义正言辞的劲头哪里去了!为什么不敢告诉我的父母你就是三年前撞伤我的人!到底谁才是不折不扣的混蛋!”

“什么?!”

傅衍深的一句话,让傅安和徐晴都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他们两个人全部都大吃一惊,而顾倾城只感觉到一阵深深的绝望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当年不是顾倾城撞伤了你吗,怎么变成了他?”徐晴简直不敢相信傅衍深所说的话,她一个劲儿的追问着。

“当年顾倾城和他是恋人的关系,顾倾城只是在替他定罪而已。也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,所以他才一直

纠缠着顾倾城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