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;“怎么这么久啊,果然是笨手笨脚的。”

顾倾城刚一进房间,李晨曦就开始不停的埋怨着。这次李晨曦主动的接过了这碗粥,然后来到了傅衍深的身边。

“衍深,我知道她做的味道可能不怎么样,但是你也多少吃一点儿吧,你刚才都没有怎么好好的吃饭,现在肯定是饿了,来我喂你。”李晨曦用勺子舀起一点儿粥,然后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,再送到傅衍深的嘴边。

李晨曦一勺一勺的喂着,傅衍深一口一口的喝着,两个人摆出一副很是和谐甜蜜的样子,好像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夫Q。

顾倾城在心里面不由得冷笑了一下,如果他们想要用这样的画面来刺激自己,那也未免太Y稚了,鬼才在乎他们到底在做什么。

顾倾城懒得搭理这两个人,她刚想离开,可以一件衣F竟然凭空飞了过来,刚好砸在了她的脸上。

“把这件衣F洗了,只能用手洗啊,很贵的。”

“李晨曦你不要太过分!”顾倾城把衣F狠狠的扔在地上。

看着顾倾城恼怒的样子,李晨曦慢慢的走近她,然后挑衅的直视着她的眼睛,“你现在是我的佣人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

李晨曦又指了指地上的衣F,“乖乖的把它给我捡起来洗G净,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毁了你外公留下的那幅画,绝了你外公留给你的唯一念想!”

李晨曦的样子恶狠狠地十分的嚣张,顾倾城知道她一定会做得出来。所以她只是瞪了李晨曦一眼,然后真的捡起了那件衣F,转身就走。s3();

顾倾城离开的时候,能清晰的听见身后传来李晨曦十分得意的笑声。

手上的伤口接触到水就钻心的疼,更何况还要用力的搓揉,顾倾城洗一阵子就要把手从水里拿出来缓一缓。

“呦少NN,您怎么能G这个呀,让我来吧。”

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佣人看见顾倾城竟然在洗衣F,不由得大吃了一惊,她赶紧上前拦住顾倾城,想要替顾倾城洗。

“哦不用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“呀,您的手还割伤了呀,这更不能沾水了呀。”

顾倾城伸手推辞对方帮忙的时候,佣人一下子看到了顾倾城手上的伤口,赶紧把她的手从水里面拉出来。

佣人J下子就把衣F洗好晾了起来,然后又细心的替顾倾城把手擦G净,然后还给她上了Y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唉,这有什么的。每个人都总会遇到点儿难处和不顺心的时候,不过总会过去的。只要是你的,终归还会是你的。”

佣人话里有话的安W着顾倾城,倒是让顾倾城有些感动了起来。她刚想跟佣人表达一下谢意,但是却听见了一阵脚步声,她赶紧示意佣人离开这里。

“呦,洗完了啊,想不到你的手脚这么利索啊。”

李晨曦来到这里,看见衣F已经被晾晒好了,感觉到有些意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