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以后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了。”顾倾城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坚决,小齐看到顾倾城的这个样子,也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顾倾城的一时口舌之快却深深的伤害了傅衍深,他感觉到异常的疲惫,所以就回到了家里,想要回到房间里面倒头大睡。

“哎呀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受伤了呀?”

对于傅家的人来说,傅衍深是一大早上就不见了踪影,徐晴看到儿子回到了家里,想要问问他去了哪里,可是她一眼就注意到了傅衍深嘴角上的淤青。

“我没事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顾倾城把头一歪躲开了母亲摸过来的手,然后就想往楼上走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傅安一声呵斥叫住了傅衍深,看着傅衍深这么没精打采的样子,而且脸上又带了伤,傅安想当然的以为傅衍深一定又是出去惹事了。

“你说,你去哪里惹事了!”

听了父亲的质问,傅衍深冷冷的笑了一下,原来父亲就是这么看自己的。他的这种不在意的样子也更加的激怒了傅安,傅安忍不住指着傅衍深的鼻子狠狠的责骂了起来。

“你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,整天就知道在外面惹是生非,我看总有一天傅家要彻底败在你的手里。”

傅衍深不想跟父亲争辩什么,他现在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力气,看来家里是待不下去了,他转身开始往外走。

“你少说J句吧,儿子刚回来,你就要把他B走吗?”徐晴看见傅衍深又要走,赶紧拦住了他。s3();

“你让他走!混账东西!”傅安看着徐晴一直在维护傅衍深的样子,感觉到更加的生气。

“从小到大,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心甘情愿的听你的话。”傅衍深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就走出了家门,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东西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,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便继续向前。

傅衍深买了很多的酒,他坐在江边吹着风,想着刚才顾倾城的话语和样子,心里面一阵一阵的chou疼着,很快所有的酒都被他灌了进去,他整个人也开始有些醉意。

他突然间想到上一次这样坐在江边喝酒的时候,身边居然还有沈墨,他真的是觉得不可思议,一想到沈墨他的心里面就涌出了深深地恨意,如果不是因为沈墨,他和顾倾城怎么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!

借着J分酒意,傅衍深开始朝着沈氏集团的方向走去。

沈墨正在公司里面忙碌着,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吵闹的声音。好像还隐隐约约的听到自己的名字。

沈墨从办公里面走出来,想到外面的情况,可是他刚一打开办公室的门,就被一个浑身酒气的人抓住了衣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