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倾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当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是被一阵开锁的声音弄醒的。她赶紧从地上站起身来,然后发现自己的腿脚有些发麻。

“呦,这里怎么还有人啊,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吓了我一跳!”工作人员看见傅衍深和顾倾城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“吓了你一跳?我们是怎么进来的?你还好意思问啊,你昨天锁门的时候怎么不看看啊,你知不知道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待了整整一夜!”

顾倾城终于见到了这个罪魁握手,她的气不打一出来,恨不得上去狠狠的踹这个家伙两脚。

“啊?不可能吧,昨天晚上锁门的时候我没看见啊,再说平时也没有人来这个天台啊,你们怎么到这里来啊!”

这位工作人员满脸歉意的挠了挠头,其实事实是这样的,他昨天晚上急着下班去跟兄弟喝酒,并没有仔细的检查,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强词夺理了。

“你这个人,你还……”

顾倾城想要跟他好好的理论一番,但是却被傅衍深给拦住了。傅衍深这个时候也从地上站起身来,他把顾倾城来到了身后,然后冲着这位工作人员微微的一笑。

“没事儿,我还要谢谢你,我们先走了。”

傅衍深说着就拉着顾倾城离开了,这下子发懵的人变成了这位工作人员,本来他还想着怎么样能够安抚一下这两个人,想着什么说辞能让自己的责任轻一些,可是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不追究,而且那位男士竟然还谢谢他,这可真是活见鬼。

傅衍深拉着顾倾城下楼,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头重脚轻,终于他一个没站稳身T微微一晃,差一点儿从楼梯上面摔了下去,还好有顾倾城在旁边一把扶住了他。s3();

“你怎么了?”顾倾城早就看着傅衍深有些不大对劲儿,刚才他更是险些从楼梯上面滚下去,更是让她觉得心惊R跳。

“我没事儿。”傅衍深随声应和着,但是语气却有些虚弱。

顾倾城才不信他的说辞,她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傅衍深的额头,发现他的额头很烫。

“天啊,你发烧了!一定是昨天晚上冻到了,我现在马上陪你去医院。”顾倾城的语气有些焦急,她扶着傅衍深走到楼外,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。

傅衍深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头疼,嗓子也跟着疼的发紧,他昏昏沉沉的跟着顾倾城来到了医院,任由医生挂上点滴,然后把冰冷的针头刺进他的血管里。

“我就说让你把衣F穿上,你就是不听,你看现在还是病了吧。”顾倾城虽然表面上是在埋怨,但是语气里面却满是心疼。

“算了吧,我要是不把外套让给你的话,现在病的人就是你了,说不定你还会病的更严重。”傅衍深怕顾倾城担心,努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,他用语言安W着顾倾城,但是声音却有些沙哑。

“好了好了,你赶紧好好休息一下。”顾倾城把被子重新给傅衍深掖好,然后坐在旁边一直守着他。

一瓶点滴打完了,傅衍深的烧稍微退了一些,但是还没有完全好,医生又给他开了J个点滴,让他继续来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