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衍深吃了Y之后,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。当他醒了之后,虽然他的烧已经退了下去,但是他的全身却开始酸痛起来,好像连骨头都像针扎了一样。

“好点儿了吗?你今天还是别去了,你这个状态,我真怕你会出吃不消。”顾倾城隐隐的有些担忧起来,虽然傅衍深看上去比昨天好了很多,但是他的脸Se还是十分的不好。

“没关系,这次的机会很重要,怎么能因为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放弃呢,你也太小看我了吧。”傅衍深冲着顾倾城微微一笑,然后他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发。

“这个给你,放好了。”顾倾城随手帮傅衍深把优盘放好,她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她知道一旦傅衍深决定的事情,自己是真的劝不住的。

“你也应该要参加J流的吧,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傅衍深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请,随口问了一下。

“准备的差不多了,其实我这边倒是还好,唐一珠宝是珠宝产业,毕竟在这次峰会上不是那么重头。”顾倾城耸了耸肩,其实她是再给自己减轻压力,她的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。

傅衍深看得出来顾倾城的想法,他微微一笑也不点破,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峰会的现场。

“你能行吗?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,还是身T要紧。”顾倾城叮嘱了一下傅衍深,她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好了,你不要管我了,赶紧先去忙你的事情吧。”傅衍深冲着顾倾城微微一笑,然后装作有些不耐烦的把她赶走。

“你真的没事吗?但是你的脸Se还是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??拢?烊グ伞!备笛苌钜槐咚底乓槐哂檬滞谱殴饲愠牵?缓笕锰埔恢楸Φ娜税阉??摺?script>s3();

顾倾城有些担忧的看了傅衍深一眼,然后就带着唐一珠宝的人先去忙事情,等到顾倾城离开之后,傅衍深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T,然后又用手按了按太YX。

他现在的确还是很不舒F,浑身酸痛,头也是昏昏沉沉的,顾倾城其实并没有看错,他现在确实是在Y撑。

傅衍深打开了电脑,然后把优盘从包里拿了出来,他想要在峰会之前再好好的准备一下,昨天的文件的资料都是顾倾城帮他准备的,他还没有熟悉,不过这段空出来的时间对于他来说,应该是足够的。

他刚刚把优盘拿出来,有个人就从身后狠狠地撞了他的手手臂一下,他一下子没有拿住,优盘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“对不起。”对方冷冷的跟他道了个歉,然后附身捡起优盘重新递给了傅衍深,之后就快步的离开了。

傅衍深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一下对方的样子,他只看得到对方的背影,对方穿着一套维修人员的F装,带着一个鸭舌帽,帽檐压得很低。

这是哪里来的冒失鬼。

傅衍深在心里面腹诽着,峰会会场的维修人员怎么会这么冒冒失失的。算了,也许人

家可能是急着要抢修什么东西,毕竟峰会的J流环节在半个小时之后就要开始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