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裴锦这J天一直有些提心吊胆的,他不知道自己挥霍出去的钱到底怎么样才能重新填补进去,要是父母这J天恰好要用钱的话,那事情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。

可是怕什么来什么,担心的事情往往很快就会发生。这一天吃午饭的时候,苏丽和顾汉成开始谈论起那笔钱的用途来。

“最近跟林老板做的那J笔生意果然还不错,我看我们以后可以长期跟他合作。”苏丽有些洋洋得意。

“长期合作?你说的倒轻巧,像林老板那种人,想要跟他合作得有经济实力才行,他可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合伙的。”顾汉成瞥了苏丽一眼,觉得她未免有些得意的太早了。

“怕什么啊,我们不是有一笔钱的吗,早就已经预备好了,只要把这笔钱拿去跟林老板合伙,以后还怕他不关照我们吗?”

苏丽一边说着一边得意了笑了起来,可是顾裴锦却听的浑身直发抖。他知道自己挥霍出去的那笔钱原来是家里面用来做生意的,这下子真的要完蛋了。

“你怎么了你,病了啊!怎么发抖啊,而且怎么这么多汗?”苏丽看了顾裴锦一眼,发觉他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儿。

“没事儿没事儿,我觉得太闷的慌了,我出去透透气。”顾裴锦赶紧掩饰着自己的情绪,他也没有什么胃口再继续吃饭了,赶紧找个了借口冲出了家门。

“哎你不吃了啊!”苏丽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句,但是他连头也没敢回。

顾裴锦来到街上,开始漫无目的的闲晃起来,就从刚才父母的谈话来看,这J天他们就会用到那笔钱,顾裴锦现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对策,但是却什么也想不到。

他一脚踢开了路边的石子,然后用手狠狠的挠了挠头,整个人开始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烦躁和不安当中。s3();

就在他感觉到手足无措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您好,请问是顾先生吗?”

电话那端传来了一种专业且富有磁X的声音,顾裴锦把手机拿过来看了看,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号M。

“你是谁啊?”顾裴锦有些没好气的问道,他现在才没有心情搭理这些莫名其妙的人。

“顾先生还记得齐老板吗?前J天你们还在一起玩儿过牌。”

听到对方提到齐老板,顾裴锦的声音和态度立刻变得客气了起来,齐老板就是前J天和他一起赌钱的人,也是他惹不起的人。

“哦记得记得,当然记得,那个……钱我不是已经都还了吗?”

“顾先生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来跟你追债的。是这样的,我们老板跟齐老板也是朋友,他看到你一下子还上了那么一大笔钱,不知道您现在的手头是不是很紧,我们是作信贷业务的,如果您最近需要钱的话,我们可以帮您。”

顾裴锦的眼前一亮,这可真是想睡觉就来着枕头,这可真的是太巧了。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,这年头骗子简直太多,他可不敢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