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nbs

p;“够了!”顾倾城捂着耳朵,她再也不想要听沈墨多说一句话。

“沈墨你给我听好了,不管我怎么样都不用你管!别说他没有囚禁我,就算是他确实囚禁了我,甚至有一天我死了,都用不着你来给我收尸!”

顾倾城的情绪有些崩溃,她指着门对沈墨的大声的喊道:“你给我走,我再也不要见到你!”

“倾城,我真的是想帮你……”

“给我滚!”

沈墨没有想到顾倾城现在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,他看着顾倾城用一种怨恨和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,他的心里面一阵刺痛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顾倾城,可是到头来自己带给她的却只有伤害。

沈墨用手捂着X口,他的X口又开始疼了起来,好像有人在狠狠的捏着他的心脏,让他疼的喘不过气来。

顾倾城已经看到了沈墨捂着X口的动作,但是她现在在盛怒当中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判断,她以为沈墨的这个样子是装出来了,只是在表示自己让他很心痛而已。

“你不要做出这副样子来给我看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,更不愿意见到你,你马上给我走!”

听见顾倾城的话,沈墨不由得苦笑了一下,就让顾倾城这么认为也好,他也不想让顾倾城看见他发病时候的样子,他不敢多做逗留,Y撑着离开了顾倾城的办公室。

赶走了沈墨之后,顾倾城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,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,看见沈墨她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情,想起了自己还没出世就失去的孩子。s3();

本来打算振作起来好好的G一番事业,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,不再依靠任何人,然后就可以为自己的孩子讨回一个说法,可是现在事情竟然弄成了这样。

看看现在自己的形势,别说大G一场了,就连唐一珠宝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未知数。老天爷就像是要故意为难她一样,她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!

顾倾城的助理偷偷的把办公室的门推开一条缝,从门缝当中她看到了顾倾城无助的样子,她感觉到十分的心疼。她是顾倾城的助理,顾倾城为唐一珠宝付出的一切她是看在眼里的。

她没敢告诉顾倾城,其实事情远没有那么糟糕,甚至或许有转机也说不定。就在刚才,傅衍深已经跟她通过电话了,并且他们已经约定好要见上一面详谈唐一珠宝的事情。

助理的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了一点底,傅衍深有介入这件事情的打算,那么事情就会好办的多,只要傅衍深肯帮忙,依照傅家的势力和财力,一定能够帮助唐一珠宝渡过难关。

助理轻轻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,这个时候还是让顾倾城一个人冷静一下比较好。虽然最近顾倾城受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,但是所有的负面情绪还是要由顾倾城自己一个人来消化,别人都帮不了她。

顾倾城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,她实在是太累了,她迫切的想找一个肩膀靠一靠,可是她的身边并没有,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可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