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下去,真心看不下去了!

顾倾城原本也躲在角落里想要看戏,但是没想到剧情走偏了,和自己的想象出入太大。本以为陈芝芝露个面就是简单的敲打一下傅衍深,那自己也乐得看看傅衍深紧张吃瘪的样子。可陈芝芝上来就不遵守游戏规则,人家长辈的脸都被她气绿了,她还在那里磨磨唧唧的。

这样就很不知趣了!

餐厅里面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见,所有人的目光都像聚光灯一样投射在傅衍深的身上,再这样下去,别说傅家和傅衍深会丢脸,就连自己这个“挂名”的少奶奶恐怕都得给人家落下话柄。

陈芝芝,难怪这么多年你都只能混迹的三流的行列里,你的双商还真的是堪忧啊!

打定主意之后,顾倾城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去。

“陈小姐来了啊。”

顾倾城大大方方的跟陈芝芝打着招呼,陈芝芝用眼角瞥了一眼顾倾城,神情充满了鄙夷。

“呵,你也在。”

“陈小姐说笑了,今天是奶奶的大寿,我作为孙媳当然在了。”

顾倾城一边说着一边把酒杯递给陈芝芝,陈芝芝有些得意,还以为顾倾城亲自给她倒酒是在向他示弱。s3();

就在陈芝芝准备接过酒杯的一瞬间,酒杯却从顾倾城的手里面滑落,杯中的红酒溅了出来,弄得她一裙角都是。

“顾倾城,你……”

“呦陈小姐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。”

顾倾城一边说着,一边不由自主的朝着顾静月的位置看了一眼,由于徐晴的邀请,顾静月一家人也应邀到来,顾倾城朝着顾静月点了一下头,她要谢谢顾静月才对,这一招严格上来说是顾静月的原创,自己只是现学现卖了一下而已。

顾倾城的眼神让顾静月有些忍受不了,她想要跟顾倾城理论一番,可是她刚刚一动就被坐在旁边的母亲苏丽按住了手。

“顾倾城,你是故意的!”

陈芝芝用手一指顾倾城,指尖差点儿戳到顾倾城的鼻子。傅衍深赶紧上前把顾倾城挡在身后,顺便一把拨开了陈芝芝的手指。

“陈小姐说话请放尊重些,倾城是我的妻子,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我的妻子。”

陈芝芝愣住了,她的全身开始有些发冷。

看到这个场景,坐在一旁的顾静月开始有些佩服母亲苏丽了,母亲果然精明,多亏她刚才拦住了自己,今天的情势自己算是看明白了,傅家和傅衍深这是要利用顾倾城挽回面子啊,这个节骨眼上谁要是跟顾倾城作对,那就是跟傅家作对。

今天这个局面挺难得,要是自己也可以利用一下就好了。

“衍深,你别这样对陈小姐,怎么说陈小姐也是你的仰慕者啊。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即便是结婚了,身边的仰慕者还会少吗?我不在乎这些,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够了。”

顾倾城把手伸到傅衍深的身后轻轻的拉了拉他的一角,示意他做戏要做全套。傅衍深立刻会意,顺势将顾倾城揽到了怀里。

“当然了,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,你永远都会是我傅衍深的妻子,是傅家的少奶奶。”

“顾倾城!!”

陈芝芝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她从地上捡起摔碎的酒杯,用锋利的棱角指着顾倾城。

&nbs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