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倾城陪着傅衍深回房间处理伤口,当她挽起傅衍深的衣袖,才发现傅衍深手臂上的伤口虽然不深,可也有些触目惊心。她赶紧翻出药箱,开始替傅衍深处理伤口。

“嘶!”

伤口传来的刺痛让傅衍深皱起了眉头,顾倾城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面不由得有些内疚。

“忍一下,马上就好。”

顾倾城用纱布替傅衍深包扎伤口,傅衍深看着顾倾城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,心里面突然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。

她的额头上微微的冒出了一些细汗,许是怕弄疼了自己,手上的动作想做又不敢做,傅衍深不由得在心里面发笑,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些笨手笨脚的,被她照顾的那三年,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。

“顾倾城……”

傅衍深把自己的脸凑的进了些,在顾倾城的耳边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,脸上的表情也难得的柔和了起来。

“这场戏竟然演的见了血,你付出的代价确实有点儿大了,不过我早就提醒过你,玩儿火是会**的。怎么样,到底是被燎到了吧。”

傅衍深瞬间把胳膊抽了回来,重新拉开了和顾倾城的距离,脸上的表情也重新冷峻了起来。

“还没包扎完呢。”s3();

顾倾城疑惑的看着傅衍深,这个人又要搞什么名堂,怎么连处理伤口的时候都不消停。

“死不了。”

敷衍深冷冰冰的甩出了三个字,没有再看顾倾城一眼。

“随便你吧,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,在那个时候你能够想到保护我一下,说明你这个人还不是无可救药。”

傅衍深的心里面涌出一丝苦涩,这算是夸奖么?如果是,那自己是不是还要谢谢她。

顾倾城,难道你真的只是逢场作戏吗?

“无可救药的人当然不是我哥了,应该是某些人才对吧。”

傅琳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,她连门都懒得进,直接把手里的手机扔给了顾倾城,然后转身就走。

这是顾倾城的手机,刚才顾倾城走的急,所以把手机落在了餐厅。顾倾城接过手机一看,脸色突然一变。

“怎么了?”

傅衍深看着顾倾城的样子,不满的撇了撇嘴,这个女人一天到晚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。

“没事儿。”

来不及理会傅衍深,顾倾城立刻朝着傅琳琳离开的方向追出去。

“傅琳琳!”

顾倾城追上傅琳琳,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。

刚才拿到手机的时候,顾倾城看到手机上有好几通来自于沈墨的未接电话,那么傅琳琳也一定看到了,她知道傅琳琳的性格,所以特别的担心。

“有事儿么?”傅琳琳一把甩开了顾倾城的手。

“傅琳琳,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,我跟沈墨现在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,他给我的公司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