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倾城的身体恢复的很快,她在病房里待的有些无聊,便自己下楼散散步。

今天的阳光很好,虽然满眼所见的都是蓝白条纹的病号服,但是能够像这样悠闲的晒着太阳,顾倾城已经感觉到十分难得了。上一次这样恬静闲散的时光,她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。

一位老年的男子正在搀扶着自己的老伴儿,两个人慢悠悠的向前走着,有说有笑的。虽然老妇人的身上穿着病号服,可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微笑。

两个人相携着漫步在阳光下,构成了一副相当美丽的画面,这画面让顾倾城看的十分入迷,她在花坛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,继续欣赏着。

“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!”

顾倾城看的正入迷,可是沈墨突然出现挡住了她的视线,她只好终止了对这幅画面的鉴赏,回过头才发现沈墨的脸上竟然满是担心和焦急。

“在病房里待的太闷了,出来走一走。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顾倾城看着沈墨焦急的表情,有些疑惑不解。

“没什么。”沈墨的气有些不打一处来,天知道他刚才找不到她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,那种几乎失去她的恐惧,他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,

“还想走走吗?我陪你。”沈墨伸出手,想要扶顾倾城起来,可是顾倾城却本能的往后一缩,整个人的身体开始表现出一些抗拒。

“不用了,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顾倾城不敢直视沈墨的眼睛,这些天沈墨一直在照顾她,弄得她的心情有些复杂,那种强烈的愧疚感让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他。

沈墨的面色变得冰冷起来,顾倾城刚才闪躲的小动作没有瞒过他的眼睛。他并没有收回伸出去的手,而是坚持着说道:s3();

“我没有其他的意思,你别误会。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出什么其他的岔子,那样会耽误很多事情的。你知道你这段时间给唐一珠宝和我带来了多大的损失么,所以希望你不要逞强。”

“唐一珠宝怎么了?”顾倾城听见唐一珠宝的事情,整个人立刻变得不淡定起来,她焦急的站起身,可是脚下却突然一软。

“哎呀。”顾倾城惊呼一声,可是下一秒钟她就跌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,沈墨眼疾手快,恰好在旁边及时的扶住了她。

“怎么样顾总,事实证明你还是怪怪的听话比较好!”沈墨的语气很平淡,听不出任何的情绪,“如果你已经站稳了的话,是不是可以从我的怀里离开了!”沈墨看着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顾倾城,感觉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。

顾倾城的脸一红,赶紧站起身子。沈墨感觉到怀里一空,同时不知道为什么,他似乎感觉到心里面也是一空。

“二位的兴致不错!”

傅衍深?他怎么会出现在这!

听见傅衍深的声音,顾倾城的头瞬间变大了。这种场面被这个家伙看到,不晓得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

“傅少今天怎么有空闲了?”沈

墨一挑眉,表情里尽是玩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