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说什么?”傅衍深听见沈墨的话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“陈芝芝陈小姐就在那边,好像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,哭的可是很厉害呢……”

不等沈墨说完,傅衍深扭头就走。沈墨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,一股怒火直冲心头。

顾倾城,你竟然为了这样一个混蛋抛弃我吗!

“是傅衍深来了吗?”顾倾城并没有睡的很沉,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见了傅衍深的声音,看见沈墨回来,她赶紧询问。

“没有。”沈墨冷冷的甩了两个字。

“不会吧,我刚才明明好像听到他的声音了。”顾倾城感觉到有些疑惑,她努力的撑起身子,朝着门口的方向望过去。

顾倾城的这个举动激怒了沈墨,她眼睛里面闪现出来的渴望,深深地刺痛了沈墨的心,即便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,他也从来不曾看到顾倾城这样的眼神。

“想不到你伤的这么重,听觉还挺灵敏的。本来怕你伤心不想告诉你,但是你既然已经知道了,我也就不再瞒你了。不错,你丈夫是来过,但是人家不是来看你的,人家的情人也正好在这家医院里,人家是来看情人的!你听懂了么?人家是来看情人的!”

沈墨逼近顾倾城的病床前,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番话。

顾倾城,你对他就那么念念不忘么?你那么狠心的抛弃我,却对这样一个混蛋念念不忘!那好,既然你那么牵挂他,我就把这个混蛋的所作所为告诉你,让你也尝尝心痛的感觉。s3();

“哦。”顾倾城平静的应和了一声,然后便重新的躺下了,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,这倒是出乎了沈墨的意料。

这是什么意思?沈墨觉得眼前的顾倾城,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儿了。现在的顾倾城,让他有些捉摸不透。

此时的傅衍深已经找到了陈芝芝,她现在正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依旧哭哭啼啼,泪流满面。

“陈芝芝?”

陈芝芝听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,她抬起头来看到傅衍深,不由得愣了一下,很快她便反应过来,然后一下子扑过去,抱住傅衍深再次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衍深,怎么办啊!我可怎么办啊,我弟弟他……”陈芝芝把头埋在傅衍深的怀里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有话慢慢说。”傅衍深轻轻地拍了拍陈芝芝的头,轻声细语的安抚着她。

这女人,难道只有你懂的演戏吗?

傅衍深刚才突然听沈墨提到了陈芝芝,才想起来这个女人平时的手段,难道说顾倾城这次出事会跟这个女人有关吗?所以他才赶紧过来,希望能第一时间发现一些什么线索。

他还是了解陈芝芝的,现在看着这个女人的样子,他的怀疑便更加重了三分。这个女人虽然哭的很凶,可是她整个人却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悲痛感觉,这个女人很明显就是在演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