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小姐,您认识这个东西吗?”警察掏出了物证袋,袋子里面就是属于陈芝芝的那个发饰。

陈芝芝只扫了一眼就认了出来,心里面不由得怒骂起来。阿翔这个家伙真是贼性难改,人都已经死了还给自己添麻烦。可是他死都死了,还能怎么样。

“不认识,我从来没有见过。”陈芝芝现在的胆子完全大了起来,她竟然矢口否认。

陈芝芝万万不会想到,自己这一场精彩的演出,观众并非只有在场的警察和医生,还有一位观众,一位非常重要的观众。

沈墨站在拐角的地方,将这一场戏码尽收眼底。陈芝芝不会想到,顾倾城在被沈墨救出来之后,也被火速送往了这家医院里。

经过一番紧张的急救,顾倾城终于转危为安。沈墨这段时间一直守在这里,他不放心把这个样子的顾倾城交给任何人。

原本是下楼给顾倾城买了些粥,上来之后就听见一个房间里面传来了嚎啕痛哭的声音。本来医院这样的场合,这种情绪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但是当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痛哭的人,不由得微微挑起了眉头。

这不是那位……陈芝芝么。拜顾倾城的小助理措辞,他前不久刚刚从某八卦类新闻网站上面认识了她。

她一出现,事情就显得很有意思了。

当沈墨回到病房里面的时候,顾倾城刚刚睡了一觉醒过来。她想要起身坐一会儿,可是身上的疼痛让她连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变得异常艰难。

“你醒了。”沈墨看见顾倾城的样子,赶紧上前扶着她坐了起来,又在她的身后垫了一个软软的靠枕。“给你买了点儿粥,趁热喝一点儿。”沈墨一边说着,一边端着粥在顾倾城的病床前坐下。s3();

“我……我不饿……”沈墨靠她那么近,让她的心里面一阵紧张。

“吃东西才能更好的恢复,快点恢复了,才能把欠我的还清。”沈墨语气平淡的甩出了这么一句话,倒是让顾倾城没法拒绝了。

看着顾倾城不再倔强,沈墨感到很是满意。他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,然后送到了顾倾城的嘴边。

“我自己来就可以了。”顾倾城伸出手去想要接过粥碗,可是一下子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,让她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你这个样子可以么?你现在这种情况,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,否则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。顾倾城,我的时间很宝贵,你已经浪费了我三年的时间,还要浪费我多少时间?”沈墨依然举着勺子,一动也没有动。

顾倾城终于乖乖的听话了。

“谢谢。”在喝了几口粥之后,顾倾城低声向沈墨道谢。

“谢我什么?谢我为你喝粥还是谢我救了你的命?顾倾城你给我记住,你又欠了我的!来,把这些喝完。”

沈墨照顾着顾倾城把粥喝完,又扶着她重新的躺下,这才一转身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傅衍深。

傅衍深其实到了有一段时间了,他本来想好好的看看顾倾城的状况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