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好了,我没事了,你还是去忙你的吧。”傅琳琳不想让沈墨再在这里浪费时间,于是倔强的想要站起身子了,表示自己没事儿。

“行了,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倔了,都这样了还说什么没事。你看你的脚踝肿的,我现在送你去医院。”沈墨说着一把将傅琳琳抱起来,抱着她上了楼梯。

傅琳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现在的她简直差一点要把林温暖那个家伙当成自己的大恩人,如果不是那个家伙背地里来了这么一手,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待遇。

沈墨带着傅琳琳去了医院,好在医生检查之后也说傅琳琳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,两个人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我说沈总啊,我这……这可是上班时间受的伤啊,应该算是工伤吧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相应的补偿才对啊。”傅琳琳经过治疗之后,脚上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一大半,她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,开始跟沈墨开起了玩笑。

“这药是什么情况啊,我得再去问问大夫。”沈墨装模作样的拿起药品的说明书看了起来,强行把话题转移了过去。

看着沈墨的样子,傅琳琳不由得笑出了声来。什么嘛,自己这样的小毛病没有花费太多钱,堂堂沈氏集团的大老板,竟然这么抠门。

“都伤了还这么开心,看来真的是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,傅琳琳脸上的表情一顿,她转过身去一看,眼睛顿时瞪的跟灯泡一样大。

“哥,你怎么来了!”

刚才傅琳琳在进行治疗的时候,沈墨思索再三还是给傅衍深打了电话,告诉了傅琳琳的情况。毕竟傅衍深是傅琳琳的哥哥,是傅琳琳的家人,他有权利知道傅琳琳的状况,也权利和傅琳琳商量她下一步的打算。s3();

“我怎么来了,来看看你到底有多能耐!我还以为你在外面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呢!”傅衍深的气有些不大一出来,看见傅琳琳受了伤,其实他还是很心疼的。

“沈墨啊沈墨,你不是说傅琳琳在你那里很好的么?这是怎么回事?她小到大伤的次数都有限,怎么到了你那里就伤成这样了呢?”

傅衍深看见沈墨在一旁的沉稳样子,他的心里面就有些来气,于是开始对沈墨兴师问罪起来。

“哎哎哎,哥,你别跟机关枪似的见到谁都冲着谁开火好不好,这跟沈墨有什么关系。这是我自己不小心。你也是管理公司的,合着你还得天天看着你手下的员工,别让他们磕了碰了?”

“你……”傅衍深被傅琳琳的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,他第一次彻底的感觉到深深的无奈和无语,自己本来是要给这个丫头来出气的,可是人家可倒好,受着伤还那么开心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
“你接下来想怎么办?还不打算回家?”傅衍深的眉毛一挑,看着傅琳琳问道。

“当然不了,这一下子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欧阳倩那个家伙好好照顾我,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啊!”

&nb

sp;在家里面准备稿件的欧阳倩,不由得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