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衍深愣了一下,他有些默然了,对于傅琳琳接下来要说的话,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到。

“我觉得你已经看到了我现在的变化,怎么样,你还不想承认这个现实吗?”傅琳琳轻轻地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,努力的说服着傅衍深。

“你们其实不用担心我,我现在过得前所未有的充实,也许我刚才的比喻有些不恰当,可是你不能否认那是正确的。家里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金丝笼,我如果现在跟你回去的话,又会变成之前的那个样子,只有你们真正承认我完全独立的那一天,就是我回家的日子了。”

傅琳琳冲着傅衍深微笑了一下,傅衍深这时才不得不承认,傅琳琳确实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确实成熟了。

“人心险恶,你在这里……”

傅衍深还是非常地不放心,他本来想跟傅琳琳分析一下形势,但是却被傅琳琳打断了。傅琳琳听到傅衍深这样说,不由得笑出了声来。

“我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,当然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沈氏集团和傅氏集团是竞争对手,你怕我在这里被沈墨利用对吧,怕我上了沈墨的当,做出什么伤害到傅氏集团利益的事情。”

傅琳琳说着看了看傅衍深的眼神,然后紧接着说道:“你的眼神分明是在说,我之前不是没有做过对吗?你放心吧,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,我可以跟你保证,只要你们是公平竞争,我一定站在中立的立场上。我不会被沈墨挡枪使,来伤害傅氏集团的。”

傅衍深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,傅琳琳这个丫头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,居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,不就是在欧阳倩那里待了一阵子么,那个欧阳倩就把傅琳琳培养成这个样子了?

“不过妈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让我把你给带回去的。”想到母亲的态度,傅衍深有些为难。

“妈只是担心女儿而已,以前也是我的不对,没有给妈报个平安,让她及时的知道我在外面的情况。她那里我会去说的,你放心,不会让你难做。”s3();

傅衍深和傅琳琳在这里畅谈了很久,兄妹两个人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坐下来好好的聊聊天了,以前他们两个也确实没有办法像这样畅谈。

两个人聊得很投入,完全没有发现在不远的角落里,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那里注视着他们。

沈墨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刚才的那一幕,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不痛快,这个傅衍深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,这样的一个人,顾倾城要怎么跟他一起生活,看起来自己的行动一定要加快了。

沈墨这样想着,突然间又开始捂住胸口,脸色变得煞白,额头上也开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“沈墨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林温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她一进到沈墨的办公室就看见沈墨这个样子,于是赶紧冲到沈墨的身边。

“没什么。”一阵闷疼刚刚过去,沈墨稍微松了口气,最近这段时间,这毛病好像发作的有些频繁了。如果有时间的话,自己还是要去医生那里检查一番。

/>

看着沈墨逐渐的好转,林温暖也慢慢放下心来,她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似得,犹豫的和沈墨打听到:“我刚才,好像看到傅琳琳和傅衍深了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