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倾城看着她们的样子,真的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,前一秒钟还是敌对状态呢,现在竟然站在统一战线了,这可这是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利益至上啊!

“你看看你的样子,还这么高兴,顾倾城你这个样子就过分了啊!”徐丽差点儿气的直跳脚,她现在真是后悔,这样的人自己是怎么让她进了傅家的大门的。

“好了好了,都别说了。现在还是赶紧去医院要紧,趁着还不算太严重,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。”傅衍深在旁边替顾倾城打着圆场,因为只有他知道,顾倾城也对花生类的东西过敏。

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,顾倾城反而没事儿,他几乎可以肯定这里面一定是有事情。

大家七手八脚的把顾静月扶到外面,徐丽竟然亲自陪着她去医院。哄哄闹闹的场景总算是结束了,只剩下傅衍深和顾倾城两个人,傅家又开始重新安静了下来。

“谢谢。”顾倾城看了傅衍深一眼,她没有想到刚才的那种状况下,傅衍深竟然会替自己打圆场。

“不用,不过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会没事?你不是也对花生过敏的吗?”傅衍深一挑眉?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倾城一眼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顾倾城的心里面一阵惊讶,她忍不住喊出了声来。

傅衍深看着顾倾城惊讶的样子,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,然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他怎么会知道,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了,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看着傅衍深若有所思的样子,顾倾城有些疑惑不解,今天的傅衍深很奇怪,他好像很熟悉自己一样,可是明明自己和他三年前才刚刚遇到,而且他还是昏迷的。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s3();

傅衍深转身回到房间,他坐在椅子上,翻出了二十多年前的一张报纸,上面报道了一个新闻,他看着那张旧报纸,心里面久久不能平静。

“叮!”

他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,他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日历和备忘录上面的提醒,下个星期,是顾倾城的生日了。

他特意记得了这个日子,其实他有想过要在那天安排一些节目,替顾倾城好好的庆祝一下,最不济也要两个人一起出去吃顿饭,他们两个人相处了那么久,好像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单独出去过。

他苦笑了一下,说不定这一次又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。看着顾倾城刚才茫然的样子,她已经对以前的事情完全的不记得了。

除了傅衍深之外,沈墨也有着同样的想法。顾倾城的生日他也一直记得,整整三年的时间自己都没有在她的身边,不知道这三年的生日她一个人是怎么过得。

傅衍深那个家伙从来就没有把她当回事,想让那个家伙想着顾倾城的生日,那恐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