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芝芝躺着床上,看着白白的天花板,脑子里也像天花板一样空白。她的前途已经毁了,爱情也已经毁了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毁了……

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?

陈芝芝起身下床,把那瓶一直没舍得打开的红酒拿了出来。这瓶红酒她之所以一直放到现在,是因为她以为总有一天,她会和傅衍深一起享用。她已经等了好久好久,可是傅衍深最终还是没能给她这个机会。

“嘭!”

陈芝芝从抽屉里面拿出开瓶器将红酒打开,在寻找开瓶器的时候,她同时也看到了抽屉里面的那瓶安眠药,她的脑子好像一下子就清醒了,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,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怀疑,就好像她本来就应该这么做一样。

陈芝芝拿起安眠药瓶,把整整一瓶药片全部倒在手里,然后就着红酒一饮而尽……

两天以后。

“陈小姐,陈小姐!”

物业的人不停的敲着陈芝芝的房门,今天一定要来看看情况了。这两天她到了很多的快递,可是快递员从来没能敲开她家的门,只能把快递放到物业,可是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儿。打听了一下小区里面的其他业主,发现其他业主已经整整两天的时间都没有看到她了,像这样一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,怎么可能整整两天都不出现。

更何况她被封杀的消息已经传开了,再这样的情况下,她是不可能去工作的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工作!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!

“陈小姐,陈小姐!”s3();

物业的人更加急促的敲起门来,可是里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得报了警,而且找来了负责开锁的人,等到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房门打开之后,屋内的景象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!

桌子上面放着一瓶只剩下半瓶的红酒,瓶子下面压了一张字条,旁边还有一只空了的安眠药瓶,而陈芝芝躺在床上,早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陈芝芝的尸体被盖上白布抬了出来,小区内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震惊和吸引了,人们自觉地围起了一个圈,对着陈芝芝的尸体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

看热闹的人只顾着议论,警方和物业的人只顾着忙碌相关的善后事宜,没有人注意到在人群围起来的圈子外面,有一个男人正站在那里哭红了眼睛,他的双手死死的攥成拳头,身体不住的颤抖着,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……

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这只不过还是普通的一天,对于傅衍深来说也不例外。因为顾倾城在董事会上的出色配合,他顺利拿到了傅氏集团旗下子公司的管理权。最近的事情多的很,而那天和顾倾城大吵了一架之后,更让他感觉到精疲力尽。

手机突然响起,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接了起来。这两天他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条件反射,虽然他了解顾倾城的性格,是觉对不会主动打电话来求和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一直有着这样的期望。

“是傅少吧,请问陈芝芝是您公司的艺人吧?您个人和她也是朋友吧?”

是警方的来电,傅衍深感觉到有些奇怪,难道这个陈芝芝又惹出了什么麻烦,牵扯到了他和傅氏集团吗?

“陈

芝芝目前暂时还是我们公司的艺人,但是我们正在考虑和她的解约事宜,请问她……”

“哦,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,我们只是想通知您,陈芝芝小姐她……自杀身亡了。”

傅衍深感觉自己像是被闪电劈中了一样,整个人呆在了原地。电话那端还在传来说话的声音,可是他感觉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