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砰砰!”

来到了父亲家的门前,顾倾城特意没有按门铃,而是用尽了全力开始砸起门来。

“谁啊这是!干什么啊!”

顾汉成不堪其扰,赶紧过来开门,本来想着打开门之后大骂这个没素质的敲门人一通,但是当他看清了来人的时候,反而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嚣张气焰。

“哦,你怎么来了,你看不见那里有门铃啊。”

顾汉成的话刚刚说完,就被顾倾城一下子拉住了衣领。他刚想发作,突然看见顾倾城把手机举到了他的眼前,逼着他看一个拍卖会的网站,再仔细一看上面的内容,他便什么都明白过来了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外公留下的字画,怎么会变成拍卖会上的拍品!”

“哎呦呦,倾城啊,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爸爸呀!”

苏丽听到门口这边的声音,赶紧跑过来查看情况,正好顾倾城一气之下推了顾汉成一把,顾汉成一个趔趄,苏丽赶紧在后面扶住了他。

顾倾城没有心情跟他们废话,看见苏丽来了心说正好,便再一次质问起他们字画的事情。

“我再问你们一遍,外公留下的字画,怎么会变成拍卖会上的拍品!”s3();

看着顾倾城愤怒的样子,苏丽丝毫没有担心,更加没有退缩。她眼珠一转已经在心里面想好了一套说辞,也想要了一个应对的办法。

“哎呦倾城啊,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呀。你知不知道,你爸爸搭理你外公留下的那个烂摊子,耗费了多少心血啊……”

“你少来这一套!”

顾倾城无情的打断了苏丽的话,苏丽的戏码她真的是看不下去了,外公执掌唐一珠宝的时候,公司可谓是蒸蒸日上生意兴隆,哪里是一个烂摊子。如果当年的唐一珠宝真的是一个烂摊子,他们一家人又怎么会迫不及待的将唐一珠宝吞并到自己的手里!

“倾城啊,你怎么就是不肯接受现实呢!你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,你外公的那个烂摊子可是把你爸爸害惨了呦……”

苏丽说着说着居然抹起眼泪来,顾倾城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卑鄙无耻的人,把到嘴的肥肉吃了个一干二净,现在居然把脏水统统的泼到外公的身上去了。

“就是就是啊,你想想看,当年为了收拾你外公的烂摊子,我要是不把他留下那些个破烂都给处理掉,怎么可能还能维持唐一珠宝的运转啊。现在好不容易公司上了正轨了,你也把公司抢到手了,反而在这个时候挑起我的不是来了!”

顾倾城听了父亲这一番话险些气结,她原本因为苏丽很卑鄙无耻,但是没想到父亲顾汉成的卑鄙无耻,比起苏丽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!

“这幅字画是外公留给我的,是属于我的,其他的东西我都不屑于跟你们去争,但是这幅字画,你们凭什么这么做!”顾倾城用手一指顾汉成和苏丽,厉声质问道。

“呦呦呦,这是谁啊,干嘛跟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啊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