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沈墨,你愣着干什么啊!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有多开心,你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,并且已经行动起来了,真好!我是在帮你啊,我在帮你做你想做的事情!”

林温暖故意用话敲打着沈墨和傅衍深,这番话如她所料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傅衍深看到沈墨的脸色微变,这让他不禁产生了很大的怀疑。“行动起来了?”“想做的事?”这个沈墨到底在做些什么?他和顾倾城到底有些什么故事?

“好了温暖,你不要再说了,我和你……”眼看着傅衍深已经开始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来看着自己,沈墨杆赶紧想要阻止林温暖继续说下去。

“你不用多说,我都明白的。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。晨曦,我们不是还要一起去喝东西的吗?时间快要来不及了。”

林温暖知道沈墨的意思,他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下去。这并不是因为她突然良心发现,而是这种半吐半藏的方式,最能够吸引傅衍深的好奇和探究的心理。

“对啊,我差点儿忘了,你看我这记性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李晨曦挽着林温暖,两个人很亲昵的离开了现场,只留下傅衍深和沈墨两个人站在那里各怀心思,甚至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已经出了他们的视线范围了,就不用再演戏了吧。”走出了大门之后,李晨曦看着依旧挽住自己的林温暖,有些没好气的说道。

林温暖不屑的笑了笑,然后松开了挽住李晨曦的那只手。

“李家的大小姐脾气还是蛮大的么,不过你不要忘了,我也是林家的大小姐,而且最近刚刚继承了林氏集团,论实力论家室,我一点儿也不比你差,而且如果没有我的帮忙,你会这么顺利的拍到这幅烂字画么?”

看着林温暖趾高气昂的样子,李晨曦有些怒火中烧,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顶撞过她,即使是和她身份地位相等的人也不行。s3();

“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,你也是想要打击顾倾城那个女人,夺会沈墨的心而已,我们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!”

李晨曦硬撑的不如软的样子让林温暖感觉到有些好笑,她用手轻轻的抬起李晨曦的下巴,打量着李晨曦的脸庞。

“呦呦,快让我好好看看林大小姐这服坚强争气的表情,这可跟那天晚上是判若两人呀。”

李晨曦厌恶的把林温暖抵在自己下巴上的那只手拍走,林温暖提起了这个话题,让她不由得慢慢的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第一次看到林温暖的情形。

林温暖口中的“那天晚上”,就是李晨曦去参加傅氏集团舞会的那个晚上,在那个晚上她一直要亲眼目睹傅衍深和顾倾城秀恩爱,自己明明气的要命嫉妒的发狂,可是却偏偏什么事情都不能做。

她只能不痛不痒的跟顾倾城挑衅一番,然后一个人悻悻的离开现场。她并没有走多远,而是在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花坛之上坐着透气。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,一种强烈的嫉妒和屈辱感油然而生,不知不觉她的泪水已经挂满了脸庞。

“光一个人坐在这里哭有什么用啊?”

一个女人

的声音断了她的悲戚,同时一只手伸了过来,递给了她一张纸巾。她抬起头来看了看,发现自己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女人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就是李晨曦吧?”女人并没有收回手去,而是示意李晨曦把纸巾接过去,把眼泪擦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