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保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,之前自己不放心顾倾城的情况,还给大老板沈墨打了电话,现在既然顾倾城已经被家人接走了,那应该告诉大老板一声才对,免得大老板还要白跑一趟。

“沈先生,顾小姐已经被她的家人接走了,您可以放心了。”

“家人?是谁?”

沈墨接到酒保的电话之后感觉有些不对劲,顾倾城一喝醉,酒保应该就已经给自己打电话了,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,来接顾倾城的人怎么会到的那么快?

“是他的哥哥。”

顾裴锦?

“他说他带着顾小姐去散散步醒醒酒,然后就会把她送回家了。”

听了酒保的话,沈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什么狗屁逻辑,人都醉成这样了,还散什么步醒什么酒!送回家?那个家?傅家还是顾家啊?

沈墨觉得自己还是去看看的比较好,他可不认为顾裴锦会好心的把顾倾城给照顾好,他要是把这个状态下的顾倾城带到顾家去,还真说不准顾倾城会遭到他们什么样的对待。

沈墨加快了速度往酒吧赶过去,这个时候他仍然不会想到,这是他做的最为正确的一个决定。

顾倾城和顾裴锦一起走出了酒吧,被晚风这么一吹,顾倾城的神志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,她睁开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发现这里是离酒吧不算太远的一处小角落里。s3();

自己的手还搭在顾裴锦的脖子上,她像触电似得赶紧把手拿了下来,然后一把推开顾裴锦,脸上浮现出一种厌恶的表情,她感觉自己有些恶心想吐,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,还是因为看见了顾裴锦的这张脸。

“我……不用你管,你走吧!”

顾倾城自己扶住墙,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往前挪着,可是没走几步,顾裴锦就一下子上来挡在前面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你干嘛?好狗不挡路!”顾倾城没好气的骂了一句。

“顾倾城,看你平时装的听清高的样子,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货色啊。”顾裴锦一边吞咽着口水,一边上下打量着顾倾城凹凸有致的身材。

“你说什么呢你!”顾倾城一只手扶着墙,另一只手指着顾裴锦,愤怒的喊了一声。

顾裴锦上前一把拉住顾倾城的手,然后眼睛里面开始放光,就像是野兽看到猎物那样的光芒。

“顾倾城,肥水不流外人田!你就行行好,先让你哥我消遣消遣开开心吧!”

顾裴锦一边说着,一边一下子把顾倾城推到墙上,然后整个人的重量压在顾倾城的身上,嘴巴开始在顾倾城的脖颈上不断的亲吻了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