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衍深和沈墨都看的很清楚,一个男人把一个女孩子按在墙上,那个女孩子明显就是在拼命挣扎着,这事情再也明显不过了!

“住手,放开他!”傅衍深大喝了一声就冲了上去,他最见不得这样的男人,简直是禽兽不如。

顾裴锦正有些忘乎所以,突然听到一声大喝,心里面突然一惊,他下意识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,然后便暗叫一声“不好!”

“顾裴锦!”

由于顾裴锦往这边看了一眼,所以傅衍深和沈墨也看清楚了他,两个人不由得同时喊出了声,然后一起冲了过去。再看到被侵害的那个女生的时候,两个人简直是暴跳如雷。

被侵害的不是别人,正是顾倾城!

“畜生!”

傅衍深一拳把顾裴锦打到在地,顾裴锦的眼前一阵金星直冒,想要站起身来,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顾倾城感觉到自己终于得救了,她顺着墙瘫软的滑落了下来,然后整个人坐在地上蜷起身子,两只胳膊抱住膝盖,把头深深地埋了进去,整个人不停的颤抖着。然后头一歪,对着旁边的空地拼命的呕吐了起来。

她只感觉到胃里面一阵翻腾,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恶心过,她一直吐一直吐,好像快要把胆汁都吐了出来。

看着顾倾城的这个样子,傅衍深再也忍不住了,他冲上前去对着顾裴锦左右开弓,把对方打倒在地还不算,又用膝盖压住对方一拳一拳的打了下去。s3();

沈墨走到顾倾城的身边,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顾倾城披上,然后也加入了殴打顾裴锦的行列,傅衍深用拳,那他就用脚!他一脚一脚的朝着顾裴锦狠狠的踢了过去,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了出来!

“哎呦,哎呦,别打了别打了!求求二位大哥了!饶命啊!饶命啊!”顾裴锦被打的鼻青脸肿,不住的求饶。

傅衍深从地面上一把拉起顾裴锦,指着他大骂起来:“顾裴锦,你就是个禽兽不如的畜生!顾倾城跟你是什么关系!你也能这么干!!”

“我错了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…不敢了……”

顾裴锦吓坏了,他一边捂着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的脸,一边跪在傅衍深的脚边跟傅衍深求饶,整个人的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。顾倾城是傅衍深的女人,就算是傅衍深再不喜欢自己的女人,也不会容忍别人这么做。

他这一次可真的是被傅衍深逮了个正着,他很清楚傅衍深的能力,傅衍深想要收拾他,他恐怕真的是连骨头渣都不会剩。

傅衍深走过去查看顾倾城的情况,发现顾倾城整个人都受到了刺激,着实被吓的不轻。他又看见沈墨披在顾倾城身上的外套,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“不麻烦沈总了,我带她回家。”傅衍深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顾倾城披上,然后把沈墨的外套递给了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