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满可是一个“老江湖”了,他一看顾静月的这个样子,心里面就有了数。他觉得自己可真是运气好,这样一个女人落在自己这里,那还不被自己牢牢的捏在这里。

“呦,你真是什么情况啊?从家里面跑出来的?逃婚了?还是犯事儿了?”刘满眯起眼睛看着顾静月,把顾静月看的心里面直发毛。

面对着刘满的质问,顾静月没有答话,她不可能说出自己的事情,否则这个人一旦把自己扭到警察那里,自己就算是完蛋了。

看着顾静月默然的样子,刘满觉得自己已经猜得**不离十了,他站起身来走到顾静月的面前,轻佻的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然后用一种玩味的语气对顾静月说道:“要我收留你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样一来我要冒很大的风险啊,你可得听话。”

“听……听……”顾静月不敢跟刘满的目光对视,生怕一对视就让自己漏了馅儿。好不容易她才听见刘满说了一句她可以留下帮忙做点事情,赶紧千恩万谢起来。

顾静月没有想到,老天爷这是又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她的噩梦从此刻起就已经开始了。

其实顾静月根本就用不着东躲西藏,也用不着害怕,警察根本就不会找上她。

因为苏丽根本就没有死!

“咳咳!”顾静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,苏丽自己就慢慢的缓了过来。刚刚她只是在撞击下休克了一下,但是顾静月却误会了。

苏丽感觉自己的头疼得要命,她用手轻轻一摸脑后,才发现手指上面全是血!这个天杀的赔钱货!竟然敢跟自己动手了!苏丽艰难的扶着身后的立柜,慢慢的站起身来,感觉到眼前有点儿发花。

苏丽打量了一下房间里,到处都没有发现顾静月的踪影,这个赔钱货到底去哪里了,看样子连她自己都嫌自己丢人,离家出走了。s3();

走就走,有本事就永远都别回来!反正这个赔钱货是指望不上了,爱死到哪里去就死到哪里去。

苏丽一直在想着顾静月已经指望不上的事情,完全忽略了顾静月更是她的女儿,而且此刻还怀着身孕。

苏丽这个时候开始想着以后的办法,她的眼睛一瞥看到了桌子上顾静月的那张化验报告单,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,一个可以借机靠一下傅家的办法。

她把化验报告单仔细的收进包里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头上的伤口,连休息的时间没有给自己留下,就直接去了傅家。

傅家的佣人们都认识苏丽,也没有多加阻拦,可是没想到苏丽进到傅家之后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开始抹起眼泪来。

“哎呦,你这是……”徐晴看见苏丽这个样子,立刻过来坐在她的旁边,想要问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