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伯母,您放心吧,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,我的人脉比较广,我帮您去打听打听,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。”

“那你就多费心吧,谢谢了。”苏丽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,她的心里面可是一点儿的诚意都没有。

林温暖看着苏丽的这个样子,心里面不由得冷笑了一声。俗话说“虎毒不食子”,这个苏丽竟然对nv儿这么不关心,真是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”,她这回可真的是见识到了。

苏丽对顾静月漠不关心,林温暖虽然说着要找一找顾静月,可是是不是能够付诸行动,还是一个未知数,谁也不会想到,这个的时候顾静月正在t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,经受着也许是她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。

“哎我说,你的手脚给我麻利点儿啊!”刘满看着正在洗菜的顾静月,不停的C促着。

这J天顾静月一直待在这个小餐馆的后厨里面,帮忙洗菜备菜,她每天都不大能休息好,双手泡在水里面,已经开始有些发白。

顾静月用手腕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然后咬了咬牙又弯下身子去继续洗菜,刘满看着正在那里忙碌的顾静月,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喉结也上下动了动。顾静月里面穿的小衫领子不高,一弯下腰来,X口就开始若隐若现的,刘满看着顾静月的X口,眼神里面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。

“老刘,来喝一杯啊!”外面有人大声喊着刘满的名字,刘满应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,顾静月一直在偷偷地看着刘满,直到看见他真的离开了,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稍微的直了直早就已经酸了的腰,开始休息一下,稍微的偷起懒来。

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,顾静月不由得有些想哭,自己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,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里,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。

她的心里面现在也感觉到有些奇怪,为什么母亲的事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呢?t市并不算大,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不是小事,应该会引起各方的注意的,但是偏偏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顾静月一边想着,手上并没有停下洗菜的动作。她叹了口气,偷懒一下是没什么,可是这些活儿如果G不完,刘满一会儿还不知道要怎么刁难自己呢。s3();

最近这段时间她已经看得出来,刘满这个人不是善类,甚至可以说脾气有点儿不好。虽然现在他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,但是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好。刘满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脾气,不会一直对自己这么客气的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顾静月也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,看看这个时间,刘满也差不多快要回来了,手上的活儿还有一点儿没有G完,刘满一定会不高兴的。

刚刚想到这里,后厨的门就“吱嘎”一声被人推开了。刘满的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子,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,满

身都是酒气。

“你……怎么……还没G完!”刘满摇摇晃晃的走过来,一脸的横R随着凌乱的脚步甩来甩去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就好了就好了。”顾静月心里面一惊,她赶紧道歉,然后弯下腰来,手上的工作加到了最快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