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顾倾城听了顾裴锦的话之后大吃一惊,她有些不敢相信的跟顾裴锦确认着。林温暖这个人她还是接触过的,这是一个十分有心机的nv人,林温暖出手帮助顾裴锦,肯定是不会是出于好心的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顾裴锦看着顾倾城怀疑的表情,又看了看旁边傅衍深那种讳莫如深的样子,赶紧表明自己说的话绝对不是假话。“是她主动来找的我,不过……”

顾裴锦想起来他跟林温暖提起过三年前的事情,突然脑袋里灵光一现,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顾倾城和傅衍深,而是把林温暖已经知道真相的事情隐瞒了下来,如果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说出去,天晓得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

顾裴锦权衡了一下,顾倾城和傅衍深他是比较了解的,最起M不会对自己用上什么特别卑鄙的手段,可是那个林温暖可就难说了,所以两边权衡了一下,他还是绝对先对顾倾城和傅衍深有所隐瞒比较好。

“不过什么?赶紧说!别吞吞吐吐的!”傅衍深有些失去了耐心,他开始不停的C促起顾裴锦,看着顾裴锦有些Yu言又止的样子,他担心顾裴锦又在动着什么鬼主意和歪心思。

“我是想说……不过她为什么要帮我,我就不知道了啊。”顾裴锦的反应还算是很快,居然一下子把话圆了回来。

傅衍深看着顾倾城,发现她又在那边开始走神,他的心里面有些感觉不快,提到林温暖,他们都不得不再联想到另外的一个人,那就是沈墨。

看着顾倾城所有所思的的神情,傅衍深的心里面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嫉妒。每一次想到提起或者想到沈墨的时候,顾倾城的脸上都会浮现出一种特别的温柔的神情。而这样的神情,她在面对着自己的时候,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。

“好了,该问的都已经问完了,你现在可以滚蛋了!我警告你,以后如果你要是再敢动什么歪心思的话,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的!”傅衍深把心里面的不爽发泄到了顾裴锦的身上,在警告了他一番之后,没好气的一下子把他推出了车外。

顾裴锦没有防备之下被傅衍深这么一推,差一点儿跌了一个跟头,他看着傅衍深和顾倾城的车子扬长而去,不由得狠狠地唾了一口。

切,不就是仗着自己有J个臭钱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还有那个顾倾城,无非就是老爹死了的那个老婆,所留下来的一个拖油瓶赔钱货罢了!可惜自己是没有福气消受了,否则的话自己非要好好的收拾这个顾倾城一下不可。s3();

顾裴锦一边想着,眼睛里一边冒出了Se眯眯的光,不过他突然想起刚才傅衍深给他的警告,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又开始隐隐作痛,他打了寒颤,然后看着傅衍深和顾倾城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,只能悻悻的离开。

傅衍深和顾倾城坐在车子里面,一路上相对无言。两个人都各怀心事,不过谁也没有先把心里面的想法说出来。

“你应该知道林温暖这个人吧!”还是傅衍

深先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沉默,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。

“我知道,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”顾倾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,她了解傅衍深,可是她实在是不愿意傅衍深那样去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