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温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根据她对阿文的了解,阿文的身上有一个弱点,只要利用一下阿文的这个弱点,那么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个阿文给解决掉。

想到这里她赶紧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,让助理在t市最好的海鲜酒楼定了一个包间,她要请阿文吃饭,好好招待一下阿文!林温暖的嘴角上扬,她不怀好意的笑了,她的心里面已经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时机。

阿文,你不是想要勒索我吗?你不是贪得无厌吗?这一切的事情可都是你自找的,怨不得我。

林温暖的助理在接到老板打来的电话之后,就立刻开始行动起来,预定包间安排饭局,开始了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。由于林温暖的身份,宴请别人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,所以对于她来说,安排着一切也算是驾轻就熟的事情。

不单单是林温暖的助理忙的不亦乐乎,傅家最近也是开始忙碌了起来,也是在安排宴席,发送请帖,因为傅老夫人的寿宴就快要到了,这对于傅家来说可是一件大事情。

傅老夫人的寿宴将至,而且顾倾城和傅衍深也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收养了一个孩子,傅家月三十添丁进口了。这是双喜临门的事情,所以傅安和徐晴一商量,想要接着傅老夫人寿宴的这个机会,好好的把两个喜事全部都庆祝一下。

原本傅老夫人是不太想要过寿的,但是在全家人的一再坚持之下还是妥协了,傅老夫人为傅家C劳了一生,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什么回报,而且如果不是傅老夫人坐镇傅家的话,傅家也不会有这样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大家对傅老夫人的敬重自然是不必再说,傅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对傅老夫人是一种仰视的态度。在傅家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大家怎么可能同意不给她过寿辰呢,不但要过,而且还要好好的过。

“你说NN的寿辰,我们送什么样的礼物好啊。”顾倾城有些为难,为了这件事情她已经想了好J天,可是不管想到什么样的东西,好像都不能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。

“其实NN并不在乎那种特别高价的礼物,并不是价格昂贵就一定意味着有意义,我知道NN喜欢什么,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,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。”傅衍深一脸X有成竹的样子,倒是让顾倾城非常的惊讶了。

“真的吗?你都已经想好了?这么快?到底是什么样的礼物,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?”顾倾城也稍微的有些埋怨傅衍深,既然他已经想好了,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自己,害的自己这么的伤脑筋。s3();

“我怎知道你会对这件事情这么的上心。”傅衍深看了一下顾倾城,故意用一种玩味的语气说道。

听了傅衍深的话,顾倾城简直有些快要气结,她狠狠的白了傅衍深一眼,不停的埋怨着。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!NN平时对我那么好,她老人家的寿宴我怎么可能不上心啊!别卖关子,

赶紧说你准备的是什么。说不定是你自作聪明自作多情,NN还不一定喜欢呢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