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来这么问我。”傅琳琳听到这样的问题不禁有些哑然失笑。“没有什么和好不和好,也说不上什么其他的,可能是我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成熟了吧,也或许是累了。”

傅琳琳说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,她就是知道沈墨要和她说顾倾城的话题,看起来沈墨的心里面终究还是放不下的。

“年纪轻轻的一个nv孩子,怎么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,你之前经历的事情不算什么,别弄得好像对整个人生都失去希望一样。”沈墨听着傅琳琳的口气忍不住笑出声来,这个傅琳琳之前那么的嚣张任X,现在却是一番看透世态炎凉的样子。

他并不知道傅琳琳的心思,如果他知道的话,也许就会明白傅琳琳现在的感觉了。

听了沈墨的话,傅琳琳不置可否,她在等待着沈墨说出下文来,她知道沈墨绝对不会把话题就这样的终止了。

“顾倾城和你哥哥……感情还好吗?”

对了,这才是正题。傅琳琳心里面这样想着,不由得苦笑了一下,她觉得沈墨一直在跟她打听顾倾城的事情,对于她来说未免有些残忍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沈墨并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觉,而自己也很没出息的每次都不忍心拒绝。

“好与不好…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不过在我看来,不管他们是什么样子的,既然他们能够一直一路磕磕绊绊走到现在,定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有些事情……不是勉强出来的。”

傅琳琳再一次暗暗的提醒着沈墨,可惜沈墨并没有听懂傅琳琳的暗示。看着沈墨若有所思的样子,傅琳琳悄悄的退出了他的办公室。在走廊里面,傅琳琳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难,自己虽然劝沈墨劝的好好的,可是自己何尝不是和他一样放不下呢?

傅琳琳用手轻轻擦了一下眼睛,深呼吸了J下,然后对着玻璃看了一下自己的样子,她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,让自己又重新回归了那种得T大方的样子。

还是好好的工作吧,最近的市场情况不是很好,就连之前大名鼎鼎的k集团最近都混不下去了,正在求注资求收购,虽然自己工作的沈氏集团和自己家的傅氏集团还是实力雄厚,但是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出现问题。s3();

什么都是虚的,还是自己强大最重要。

傅琳琳刚才想到的k集团,是t市多年来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型企业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近J年k集团的经营状况是江河日下,现在已经走到了求注资或者求收购的地步了。

其实k集团的状况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,最近J年k集团的总裁口碑不是太好,而且k集团的问题太多,所以虽然k集团有这个需求很长时间,却一直没有人敢碰这块烫手的山芋。

对于这件事情,傅琳琳领着部门的人做了一系列的相关调查,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个谁都不愿意碰的烫手山芋,沈墨竟然对此有了想法。

“我

们部门做的报告你看了没有?”傅琳琳有些着急,无论如何她都不希望沈墨吃亏。

“我看了,做的不错。”沈墨并没有理会傅琳琳的急切,整个人甚至还显得有些不慌不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