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什么?”顾倾城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傅琳琳手中的袋子,她把拉链拉开一看,原来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手电筒。

“这个……哎呦好亮!”顾倾城下意识的打开的手电筒的开关,一G很强烈的光束S了出来,她赶紧用手去挡。

“我现在真的有些担心你一个人出去了,你可真是生活白痴啊,有你这么对着自己的眼睛尝试的吗?”傅琳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她便看到顾倾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军用手电,很实用的。a市山区那种地方,供电应该不是很稳吧,或许你路上也可能会用得到。”傅琳琳看似很不屑的跟顾倾城介绍起这个手电筒的实用X来,可是顾倾城分明能从她的话语里面听出关心的意思来。

“谢谢。”顾倾城很诚恳地说道。

“唉打住,不用啊,你自己小心点儿就好了。”傅琳琳赶紧伸出手来拦住了顾倾城,她还是不习惯顾倾城这个样子,也不习惯自己被人谢来谢去的。

顾倾城微微一笑,然后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箱,然后喊来佣人帮她一起把行李箱拿到客厅里面去。

傅衍深看着顾倾城忙忙碌碌的身影,坐在那里若有所思,一直到顾倾城去到客厅,他的视线还是没有从顾倾城的身上挪开。

“得,有一个要开始准备收拾姓李的。”傅琳琳看着傅衍深的那种表情和眼神,一下子就看透了傅衍深的心思。毕竟她和傅衍深是一家人,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,对于自己的哥哥她还是很了解的。

“你的小身板也没有强到哪里去,你以为你是人家海子啊!”傅琳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不屑的嘀咕了一声。

傅琳琳突然愣住了。s3();

她为什么会想到海子,这段时间自己好像经常会想到他。自从认识了海子之后,自己想到海子的时间越来越多,好像慢慢的已经开始超过了想到沈墨的时间。

难道说……

不会的不会的,傅琳琳摇了摇头,赶紧把这些千奇百怪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面赶走。自己喜欢的是沈墨,自己的心思自己再清楚不过了。一定是这段时间k集团的事情老是麻烦海子,而且海子帮了那么大的忙,所以自己才会总是想到他。

对对,一定是这样,一定是。

想到这里傅琳琳突然觉得,自己不应该就这么默默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傅衍深和沈墨在k集团的这件事情上没有吃到任何的一点亏,没有遭受到任何的一点损失,这些全都是海子的功劳啊,要不是海子调查情况调查的及时,又及时通知了哥哥和自己,那后果将会是什么样子的,自己的真的不敢想象!

一个是自己的哥哥,一个是自己喜欢的男人,在他们快到坠入深渊的时候,海子及时的拉住了他们,这让她对海子充满了感激之情。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好好的谢谢人家海子,可是到现在自己居

然没有任何的一点儿表示,甚至连一顿饭都没有,这就未免有些太不厚道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