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其实我今天才发现,我们两个还是很像的,如果不是因为顾倾城的话,或许我们两个人可以成为朋友也说不定。”沈墨看了傅衍深一眼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“如果你不明确反对的话,那我就认为你是同意了。”傅衍深说完之后转身就要离开,可是却被沈墨在身后叫住了。

“等等!既然说是公平竞争,至少信息应该对等吧。虽然林温暖的所作所为我并不知情,但是我想知道,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傅衍深看了沈墨一眼,简单的把所有的事情和沈墨陈述了一遍,包括顾静月离家出走不知所踪的事情。

沈墨听到这些事情以后陷入了沉思,现在顾静月这个人反而变成了关键,这个人现在到底在哪里?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她?只有找到了顾静月,或许一切的事情才会有一个突破口。

顾静月并不知道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关心着她的下落,当然,只有她的母亲除外。她现在正在被刘满控制在这里,手脚都被困得结结实实的。

顾静月一直在挣扎,连手腕都被绳子磨出了血,可是还是没有什么用,自己还是挣脱不开。她扫视了一眼房间,突然发现在桌子上有一个喝水用的玻璃杯,她的心里面非常兴奋,她勉强用手撑着地面,一步一步的挪动到了桌子旁边。

顾静月开始用脚踢着桌子脚,随着顾静月每一次的发力,桌子就十分剧烈的晃动一下,顾静月一下一下的用力踢着,桌子一下一下不停的晃动的,桌子上的杯子也终于的倒了下来。

“?R!”

顾静月最后用力狠狠地踢了一脚,杯子一下子从桌面滚落到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看到这个场景,顾静月的心里面大喜过望,她从地上拾起了一块玻璃碎P,用两根手指夹住,然后开始割起手腕上的绳子来。s3();

锋利的玻璃割破了顾静月的手指,鲜血从顾静月的指缝中不断地涌出来,可是顾静月毫不在意,她现在也感觉不到疼痛,她的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,一定要把绳子割断,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!

不知道割了多久,顾静月终于把绳子割断了,她赶紧把脚上的绳子也解开,顾不得处理手上的伤口,第一时间赶紧往外跑。

“你要去哪儿?”

顾静月的运气也真是不好,刚刚走到门口,凶神恶煞满脸横R的刘满就恰好回来了,这一下子顾静月又被堵在了小屋里。

“妈的,给你脸你不要脸,还想给老子跑,我让你跑!”刘满说着揪住顾静月的头发,把顾静月往床的方向拖。

“啊,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顾静月疼的眼前都开始冒金星,她一边挣扎着,一边大声的哭喊着。

顾静月的哭喊没有引起刘满丝毫的怜悯,他的大手死死的钳制住顾静月,又开始肆意的殴打起顾静月来。

“别打了,求求你别打了。”顾静月不停地哀求着,本能的用手护住自己的腹部。

“我今

天非打断你的腿不可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